病中踏雪归乡

病中踏雪归乡
溪园簌簌雪,寒梅寂寂晨。
榻中恙未愈,意在衾余温。
窗外游琉雀,池亭静枯藤
且尽盘中餐,囫囵作精神

小枝或新芽,远山尤素痕
谁凭曹植马,楚望单骑城
重嶂桥道歧,千里车龙整
半晌半天涯,一蓑一浮生。

0

吃货七匹狼记

曾经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chi)友(huo),纵横于校舍,流连于食铺,战胜于簋箸,自勉以“七匹狼”。

 

刚入校园之时,每一个人都不免有些羞涩。

而中国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便是觥筹,呃,或者碗筷交错。

七匹狼不是一日聚拢的,但是君(chi)子(huo)一定是会聚在一起的。

聚拢之后,横扫周边餐馆是无可避免的抉择。从留学生食堂,到诸类小餐厅,从白鹿,外婆家,到楼外楼,从不知味的披萨到好吃的蛋饼。愈战者愈强。

 

作为一群文明人,饕餮之前重要的是礼仪。

卢兄是个中好手。

卢文质彬彬,人送雅号教授(果不其然,多年后果然已经是教授)。每当上菜的时候,卢必以其大教授的气派说:“兄弟们,我们要有风度,风度”。弟兄们闻其语,纷纷肃然,饿虎之势稍顿。说时迟那时快,教授趁此时机,箸光一闪,战利品已入其碗、喉。众人纷纷大呼上当,于是萧瑟间已现空盘。

多年之后,某国一时盛行“光盘”之呼吁,迟之甚,图样图森破。

所以多数时候,如果有人正好路过,他会发现绝大多数时间里,有一桌六七号大汉一手一碗饭,大眼瞪小眼盯着桌子中间,有且只有的一个空盘子。

“这是练什么神功?”

“老师,xx同学穷得看盘子下饭了!”

 

最强战发生于浙北小城的实习之旅。

那次旅行给所有人都留下了不同的美好的记忆,并给该地饮食届以新的启发和生机。

车行比想象得还要慢,安顿好,饥肠辘辘,呼朋唤友,直扑当地街中某无名饭店。无他,它有招牌:饭免费吃!

饭!免!费!吃!这对每天在食堂大妈勺下夺食的我们是多么大的吸引力啊!

狼们沸腾了,他们奔走相告,他们欢呼雀跃,他们看到天堂的大门已经为他们而打开。

点了一桌菜,然后小心翼翼问服务小姐:饭是免费吃的吗?小姐笑颜如花:是的。

她很快笑不出来了。

她一盆一盆地往上搬饭,小盆改大盆,饭盆改脸盆。

久经沙场的老板也惊呆了,他发现他的米缸里的米像大江之水,火余之纸,很快无隐无踪。他不得不低下饭店业者的骄傲,去向隔壁借米下锅。

战场上激战甚酣。每一碗饭都会以秒为单位消失。

钱兄一定是武松和路易十四同时附体在这个小城里了。

他直接干掉了十八碗。晒笑道:谁道“三碗不过岗”的?

仍不过瘾,将两个二十来斤西瓜剖开大啖,方才心满意足。

 

后来狼们发现这镇上所有的店都是免费供饭,笑得嘴都没合上过。

后来这镇的饭店再也不免费供饭了。

一帮子人改变了一个镇的一个行业。

 

伟大的人从来不在意过去和现在,因为他们创造历史

 

君(chi)子(huo)重视量,也重视质。

钱兄自恃食量无匹,有次中午两个人都要用一下寝室电脑,要和我比速度,谁胜利可以回来先用。

说完他就冲出去了。

下楼的时候,看到他像台风一样骑着自行车赶往食堂,撩起惊鸿无数。

于是到食堂,打五两饭两个菜,吃完,施施然回寝室。

待其赶回,已安坐渔台矣。

完。胜。

不知道钱兄多年后在米国啃牛排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这次战绩。

 

饭桌上吃得最猛的未必是吃的最多的,慢慢地从开始吃到最后的战意无穷。

某个兄弟已经260了。

 

也有遗憾。

 

有次听说某个自助开业,跃跃欲试之情充溢胸间。

过了几天正要过去的时候它挂了。

后来听说,有一对父子过去,从早吃到晚,大吃羊牛肉,最后临走时还叨叨:什么破饭店,我都还没吃饱!

老板泪目,遁入空门。

 

很遗憾它挂了,更遗憾没能和传说级父子一较高下。

 

我好像还没说披萨和楼外楼的故事。

穷学生最喜欢的就是瞎折腾和尝试。

 

披萨进中国的时间并不长,到现在为止很多中国人还觉得这玩意就是大饼。

其实也差不多。

某天四个楞小子准备把聚餐的目标定在披萨店。于是直奔某小店,点了个“至尊版”,外加一大可乐。

“至尊”好像没那么“至尊”。

各一块,猪八戒吃人参果也未必如此之快。

可乐是解不了饥的。

解决问题的是街角的蛋饼。

蛋饼比披萨好吃多了,这是结论。

 

虽然本地人一致认为楼外楼就是杭州人骗上海人的,但在我们这些吃货眼里,楼外楼无疑是圣地之一。

下了决心,一定要去一次。风雨无阻。攒了两个礼拜的聚餐。

龙井虾仁,叫花鸡,宋嫂鱼羹,东坡肉。

好吃。好吃。

 

后来,我们都学会了吃medium rare的牛排,配白干的龙虾,也知道了楼外楼要吃包间的,怀石是吃雅性的,分子料理是吃形色的。但也从来不会忘记雨日下午的穷学生的美妙享受了。也永远不会忘记,失意中,离杭赴皖时,沈兄请的一碗燕皮馄饨。

多年之后,当我把180的体重减到140,开始憧憬半马,当母亲的嘱托从“别吃太多”变成了“多吃点”,当游历四方的少年迈过而立之年,依然怀念那段肆意忘形的时代,一切都是满满的生命力,一切都充满了希望,一切开始都还没有结束,一切结束也将能重新开始。

 七匹狼未必是七个人,那是一种青(chi)春(huo)

0

路上

诗句 书页 十字架
满满当当的行囊
行走于春暖花开的大地
也曾彷徨 也曾徘徊
在路上

清茶 蒲公英 新照片
记忆会融化成谁的模样
趟过潇洒的山崖和星空
不曾彷徨 不曾徘徊
于路上

太快追不到的幸福
太慢放不下的遗憾
那无处安放的热情
那无法排遣的美丽

太早读不懂的人生
太晚讲不完的故事
那刹那永恒的笑靥
那斗转星移的远方
0

十年

十年
不是开始 不是结束
旅行的唯一目的
是寻找生活所有的可能性


花早蕊亦涩
年少情未狂


时间的迷雾
若隐若现的长裙褶裳
沉寂的暮色郁郁
抹不去的篇章如橼


咽下这杯荡气回肠
世界并不会因我们改变
我们不过
用理想装饰了它


我们
终究变成
没有战场的士兵
我们的背后的风
飘扬在我们的星辰大海之上


每一个人之间
距离一个梦想
人类总会高估离别的距离
却忘记了最真实的脚步
能到达海角天涯


追寻
过去与未来间的真实 智慧 和有趣
来 追随我打开的苍穹
让它流淌为丰腴之地


那块顽石
已经腐朽成钢坨
不可雕琢
没有妥协

这是多么随性的生命

经过了千里之陲
平原 山川
大漠 海洋未曾阻碍我的步伐
时间从我的手掌叹息
梦见诗的一千个韵脚

再请给我讲一个故事
世界将盛开成所有的咏歌
0

关于申请小国家域名的一些事(e.g .lv)

其实想申请lv域名挺久了,当个人的域名太好了(虽然最近又把吕的拼音改成lye了,导致我护照/台湾通行证/港澳通行证的拼音都不一样了)。 不过找不到好的代理商,几个大代理商如godaddy都不做lv;小的代理商喜欢这种小域名,因为信息不透明,好赚钱,我见过2400一年的代理商。

.lv作为国家的顶级域名,直接归属于该国的信息部之类的职能部门,找了一下,它有自己的站点http://www.nic.lv/,也提供注册服务,而且作为公众服务,价格不高,6英镑加税。唯一的问题是流程比较复杂,而且页面是拉脱维亚语。虽然有google翻译,但是一遇到地址之类,估摸着通过申请会比较麻烦。

后来在这个网站上找到一个域名服务商的连接,于是一个个找过去,欧洲和美国的居多,价格也是千奇百怪(毕竟不是重要的项目),最后看到一家http://nano.lv/ 看上去还靠谱,一年十几欧,五年稍微便宜些,于是就订单,几天即完成了。那位IT兄弟还再三确认:jing lv就是你的全名?俺大拉脱维亚找不到就六个字母的全名的啊。

总结下来,小域名应该这样申请:

1.找该国的nic,这个应该是最可靠,也是最便宜的,但可能流程比较复杂,比如需要本地公民或注册企业资格等;有些比较宽松的也有各种问题

2.找大的代理商(如果有的话),可靠程度比较高,当然价格不能保证

3. 找nic推荐的代理商,一般还算可靠

4.然后就是在2/3中找看上去靠谱,价格不要太离谱的了。

当然,踏入未知领域的时候,google永远是可靠的助手,

0

新域名启用

申请了一个新域名jing.lv (lv是拉脱维亚的国家名,网上有一些代理商,其本地代理商的价格不高,一年十几欧左右)- 这么好的顶级域名,本姓的优势体现出来了。

在AWS上架设了服务器和wordpress。昨晚搞了俩小时,早上从blogspot同步一下,搞定。

0

念奴娇 贺春 – 2013新春贺词

昼日夜雪,风连天,又是人间佳节。果硕樽满炉火深,乔松傲梅会列。喧阗花竹,釜中彘蟹,达旦未待眠。千门万户,此同符换桃迭。 痴长一岁如箭,万里江河,纵横未等闲。繁华阅尽红颜老,故人能几相偕?少年不再,屠苏三温,沧桑付月斜。晓光还催,金蛇当踏春捷。

0

关于道佛的一点有趣的思考

     虽然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不过自从佛教东渡,道教便凋敝得很:全国到处都是佛教的庙宇,而道观实在是少见。今天到成都,去看了看西南最大的道观——青羊宫。
     如果不是事先做了一些功课,绝不会觉得这是一个道观——除了供奉的神祗,和佛教的庙宇几无差别:三四进的前后殿,香炉,蜡烛台,雕像(敬的话当然是要交钱的,而且费用不菲);雕像的不同也无非是穿的是道袍罢了;观音大人到处吃得开。在道观里也是坐在太上老君的背后;道士们打扮自是长袍之类,和和尚一样,都是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看看股票,打打毛线之类的。差别比较突出倒是门外的一个”青羊”雕像——这个是一个12生肖的组合体,不过这个和道教本身也没什么溯源。由此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道观和和尚庙如此相像?
     据史书记载,青羊宫是在道教还十分昌盛的唐朝建立的;虽经火、戎,也是明清时期重新修建。如果修建之时未做调整,也应当是保留了原有的基本风貌——修建之时,必是道友们促和,其必精心竭力,大概不会篡改祖制。如此看来,中国佛教的大体风貌,倒是由道教衍生出来的。
      这个在历史中也是讲得通的。世界三大宗教,除了他们有相似的博爱、求善的宗旨之外,各有其优点以致发扬光大:基督教是依靠西方经济扩张的优势;伊斯兰是阿拉伯政教合一的强势;而佛教,则是其宽泛而兼容的教义。
      从本质上说,佛教没有经典。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有唯一,至上的经典,之后的说学无非是圣经和可兰经的演绎和解释。而佛教虽然有唐三藏去西天弄了经书回来,现在也还是”俺把你哄了“之类的咒语阶段,并没有发展出成熟的系统出来:佛教连创世理论都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没有体系,或者说,体系不完整怎么办?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但是由于古代信息不发达,导致在不同的国家的,佛教的形式和内容都有了巨大的差别。中国体系的佛和菩萨,到了东南亚便失去了大半踪影;东南亚的神祗们(主要是印度神),到了西藏不得不让位于当地的活佛和护法们。这种一到本地便和当地的本来的宗教和文化相结合的本事,使得佛教在亚洲慢慢地变成了第一大教。
      回过头来说道教。道教原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宗教。它原来的成仙之道是很具有操作性的:讲道,炼丹,飞升,度劫。这个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度劫固然不说,炼丹飞升也不见有成功者,这使得教徒们不得不怀疑其中的问题。而且炼丹可不是每一个人都炼得起的。而佛教只需要简单的祈祷就可以”脱离苦海”,僧侣们用苦度众人的胸怀,很快就获取了大众的心。这就告诉我们,要创造一个好的宗教,必须让教徒有一个虚无而不直接可见的目标(比如来生),一个简单的大众可以负担的”修炼“方式,使得他们可以由此可以得到寄托。
      然而佛教由于缺乏体系,使得其无法大量地培训出有很强理论体系的教徒,即使有一两个高僧,其作用其实和心灵鸡汤之流无多大差别——并非是体系动人,而是琐碎的智慧;这也是为什么当前中国(包括整个大中华区在内)佛教日趋庸俗的原因。佛教徒罕有清教徒般虔诚,而常常是祈祷(给予)-期望(得到)这种赤裸裸的交易。这也是虽然都是宗教,基督教能最后发展,或者说促进发展出自己的反面——现代科学的道理了。
      佛教和道教,事实上在观音两边讨好的时候,就已经融合了。至于关大爷,甚至毛老爷也变成庙宇里的神祗的时候,佛教已经变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沿着道教所创始的道路上。



      随便写写,贻笑大方。

0

blog搬家

终于把blog搬了一个家。幸好不喜宣传,读者寥寥,评论也就不用移动了。blogspot的迁移工具不怎么样,atom.xml无法导入,于是也懒得找API写程序,手动做了,顺便读读以前的陋作,也颇有趣味:鄙人还是有点文学功底的 😀
其实微薄在技术上和博客实在相差不远,当年博客当微薄用的人也很多,只不过和移动设备相结合,访问量一下子就上去了,自然红火得很。虽然,我还是读读长篇大论,70个字写写段子还可以,真要探讨思想,那就像晒干的西瓜。
呼,休息休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