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 贺春 – 2013新春贺词

昼日夜雪,风连天,又是人间佳节。果硕樽满炉火深,乔松傲梅会列。喧阗花竹,釜中彘蟹,达旦未待眠。千门万户,此同符换桃迭。 痴长一岁如箭,万里江河,纵横未等闲。繁华阅尽红颜老,故人能几相偕?少年不再,屠苏三温,沧桑付月斜。晓光还催,金蛇当踏春捷。

关于道佛的一点有趣的思考

     虽然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不过自从佛教东渡,道教便凋敝得很:全国到处都是佛教的庙宇,而道观实在是少见。今天到成都,去看了看西南最大的道观——青羊宫。
     如果不是事先做了一些功课,绝不会觉得这是一个道观——除了供奉的神祗,和佛教的庙宇几无差别:三四进的前后殿,香炉,蜡烛台,雕像(敬的话当然是要交钱的,而且费用不菲);雕像的不同也无非是穿的是道袍罢了;观音大人到处吃得开。在道观里也是坐在太上老君的背后;道士们打扮自是长袍之类,和和尚一样,都是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看看股票,打打毛线之类的。差别比较突出倒是门外的一个”青羊”雕像——这个是一个12生肖的组合体,不过这个和道教本身也没什么溯源。由此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道观和和尚庙如此相像?
     据史书记载,青羊宫是在道教还十分昌盛的唐朝建立的;虽经火、戎,也是明清时期重新修建。如果修建之时未做调整,也应当是保留了原有的基本风貌——修建之时,必是道友们促和,其必精心竭力,大概不会篡改祖制。如此看来,中国佛教的大体风貌,倒是由道教衍生出来的。
      这个在历史中也是讲得通的。世界三大宗教,除了他们有相似的博爱、求善的宗旨之外,各有其优点以致发扬光大:基督教是依靠西方经济扩张的优势;伊斯兰是阿拉伯政教合一的强势;而佛教,则是其宽泛而兼容的教义。
      从本质上说,佛教没有经典。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有唯一,至上的经典,之后的说学无非是圣经和可兰经的演绎和解释。而佛教虽然有唐三藏去西天弄了经书回来,现在也还是”俺把你哄了“之类的咒语阶段,并没有发展出成熟的系统出来:佛教连创世理论都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没有体系,或者说,体系不完整怎么办?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但是由于古代信息不发达,导致在不同的国家的,佛教的形式和内容都有了巨大的差别。中国体系的佛和菩萨,到了东南亚便失去了大半踪影;东南亚的神祗们(主要是印度神),到了西藏不得不让位于当地的活佛和护法们。这种一到本地便和当地的本来的宗教和文化相结合的本事,使得佛教在亚洲慢慢地变成了第一大教。
      回过头来说道教。道教原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宗教。它原来的成仙之道是很具有操作性的:讲道,炼丹,飞升,度劫。这个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度劫固然不说,炼丹飞升也不见有成功者,这使得教徒们不得不怀疑其中的问题。而且炼丹可不是每一个人都炼得起的。而佛教只需要简单的祈祷就可以”脱离苦海”,僧侣们用苦度众人的胸怀,很快就获取了大众的心。这就告诉我们,要创造一个好的宗教,必须让教徒有一个虚无而不直接可见的目标(比如来生),一个简单的大众可以负担的”修炼“方式,使得他们可以由此可以得到寄托。
      然而佛教由于缺乏体系,使得其无法大量地培训出有很强理论体系的教徒,即使有一两个高僧,其作用其实和心灵鸡汤之流无多大差别——并非是体系动人,而是琐碎的智慧;这也是为什么当前中国(包括整个大中华区在内)佛教日趋庸俗的原因。佛教徒罕有清教徒般虔诚,而常常是祈祷(给予)-期望(得到)这种赤裸裸的交易。这也是虽然都是宗教,基督教能最后发展,或者说促进发展出自己的反面——现代科学的道理了。
      佛教和道教,事实上在观音两边讨好的时候,就已经融合了。至于关大爷,甚至毛老爷也变成庙宇里的神祗的时候,佛教已经变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沿着道教所创始的道路上。



      随便写写,贻笑大方。

blog搬家

终于把blog搬了一个家。幸好不喜宣传,读者寥寥,评论也就不用移动了。blogspot的迁移工具不怎么样,atom.xml无法导入,于是也懒得找API写程序,手动做了,顺便读读以前的陋作,也颇有趣味:鄙人还是有点文学功底的 😀
其实微薄在技术上和博客实在相差不远,当年博客当微薄用的人也很多,只不过和移动设备相结合,访问量一下子就上去了,自然红火得很。虽然,我还是读读长篇大论,70个字写写段子还可以,真要探讨思想,那就像晒干的西瓜。
呼,休息休息。

逆-养蜂人

7年前的作品,浙江大学第二届”幻宇”杯科幻创作大赛,《逆-养蜂人》@purefire 获得二等奖(一等奖空缺)。
“此次大赛由著名科幻作家赵海虹携浙江省科幻创作研究所专家审稿,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参与大赛 三甲终审“

这也算是我至今最高的文学成就了 ;D
——————————–
(对王晋康的科幻小说<<养蜂人>>的再思考)
我似乎来到了一个黑暗之处,星光在亿万光年之外闪烁,不远处是一团圆形的白色火焰.
“你好,”白色火焰发出了声音,”我是上帝.”
“嗯,”我突然觉得这很有趣,”上帝,是基督,还是养蜂人?”
“养蜂人.”白色的火焰掠过了一丝狡黠.
“这么说,那是真的.”
“是的,真的.”
我摇摇头,”你不该唤醒蜜蜂.”
“有时候是,我想更好地估计测量你们.”
“的确,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我苦笑道.
“是的,很有趣.”火焰向上串了一串,隐隐出现了一丝红色.
“原来你们也有欢乐的感觉吗?”我好奇地问,”我原以为观察者不需要感情.”
“某种意义上,虽然与你们的概念空间不同,智慧生命原来就具有一些共性.”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那么,唤醒我是为什么呢?”
“首先,理解.”
我点点头,”是的,我可以理解你的存在的可能性,但是我没有估计到你真的存在.”
“而且,唤醒你.”
“随机的?”
“你以为只有你具有理解力?”火焰微微抖动,似乎在嘲笑,”在我看来,你们当中很多都是一样的.”
“看来我不但要感谢理解,还要感谢运气.”我不得不再次苦笑.
“很好,”火焰继续平稳运行,”我好奇的是你居然还比较平静.”
“为什么会不平静?”
“你似乎比我想象得更无知,想想:我在观察你,你对此毫无办法.”
“没错,不过这并非不可忍受,”我抱胸而立,”我不会自杀.”
“也许我选错了人,”火焰突然有点不耐烦,”也许你根本不理解,也许你没有自尊心.”
“我理解,”我笑笑,”但是养蜂人并不操纵一切,某种意义上终究我们是自由选择的,对这一点,我很自豪.”
“我可以立即消灭你,”火焰一字一顿地说.
“我可能在任何意外中消失.”
“我甚至可以立即消灭整个人类.”
“作为一个观察者,这是不智的行为.”我毫不示弱,”而且,正如养蜂人那样,一个智慧生命的行为后面是你的动机.作为一个高等智慧者,你不理智的威胁没有意义,令人可笑.”
“如果我认为人类的历史应该终结了呢?”
“那么你不会唤醒我,”我顿了一顿,”养蜂人和蜜蜂的关系,是互补的.你也需要我们.如果我没猜错,你操纵,但你无法掌握一切. “
“也许不是,我在控制你们的一切思想.”火焰发出斯斯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我摇摇头:”显然不是,你不和你自己对话,就像现在.我们不是你的一部分.如果你控制一切,我们就是你,你就是我们,这对话和一切对立就不存在了.”
火焰发出近似哈哈的声音:”人类啊,你们的智慧超出我的想象.可是显然你们不能阻止我对你们进行处罚.”
“的确,你强大,但是强大并不能消灭弱者的自信和有所作为,直到他们被彻底消灭,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会为他们的存在过而骄傲. “
“活在我的力量之下是有趣的. “火焰重新变成纯白色.
“不,不是你的力量之下, “我扬起头, “在我们这里有那么可爱的世界,有小鸟在天空飞翔,有森林大地成长,鱼儿在海中跳跃,有星空在头顶照耀. “
“这是幻象,”火焰恶意地说, “我可以让他们都消失.”
“也许,但是你永远不能抹杀人们心中对智慧的渴求,这才是人类的最核心的东西. “
“像苦行僧那样? “
“不,比如我喜欢美食,风景,和一切欢乐.”
“你是一个享乐主义者.”
“某种意义上是的. “
“但是你居然思考.”
思考是最美妙的享受.”
“但是人类会受环境的影响. “
“是的,不过,人类也能适应环境.”
“在恶劣的条件下,人类也能乐观吗? “
“当然,这是从心中产生的自豪感. “
火焰陷入沉默.
“这还不是一切.”我继续说,”我怀疑你的能力.从我们的观点看,宇宙并非是你的天下.考虑一下,如果你是存在的,你不能忘记外层的养蜂人.”
过了片刻,火焰承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还有,第二定律.”我追问到.
“那不是我的错.”火焰突然有些气馁,”如果你是对的,也许这是外层的系统错误.”
“你终究并非无所不能,”我说. “你甚至不能阻止你自己的毁灭. “
“不过,我能让你们的信仰崩溃,我要宣布这一切真相.你们的上帝不是善的,宇宙没有目的,没有惩恶扬善的神,你们将陷入无信仰的深渊,人间将成为享乐和堕落的地狱.”火焰突然有些发怒的样子.
“太晚了,”我再次摇摇头,”太晚了,如果在中世纪,上帝的崩溃会影响到一切,但是现在不是了.人类已经超越了幼年时期,人类自己组织了自己,用信用,契约和新的信仰.”
“新的信仰已经出现了吗? “
“是的,宣称自己对自己负责,正视自己的缺陷,自己创造自己.宣布真相的结果将是,像我们今天的对话将一次次出现,甚至更深刻”
“人类已经到达这个地步了吗?你们有自己不可逾越的缺陷,贪婪,自私,不理智,你们的欲望会毁灭你们自己,正如我观察到的.”
“是的,但是我们也有情感,有同情心,有善良和无私,有初步的理性,如果这是你创造的,我感谢你. “
“你们的情感是你们懦弱和痛苦的来源.”
“但是也是全部欢乐的来源,有理性所不能达到的东西.”
“你们不再相信造物主了? “
“是的,相信上帝的人不再狂热,人文和科学的进步让许多人相信,除了自己,没有什么救世主.即使你存在,对我们的信念影响不大,你不是操纵一切的主.我们不祈求你,除非是这样的平等对话.”
“可是有人会自杀,”火焰迟疑道,”也许消灭了你,就不会有人来宣传这种思想,思想界的崩溃意味着世界末日的来临,尽管会有人会像没有思想的动物一样苟延残喘.”
“你太低估生命的顽强了,”我靠近它,”你也说过,思想深刻者比比皆是.”
“持悲观论调者更多.”火焰不如刚才那么灿烂了,但仍争论道.
“人类的恐惧来自恐惧本身,如果这的确是事实的真相,也会让我们更加相信自己,我们将更关注自己的生活质量.”
“也许我能找到办法,我能制造恐怖.”火焰不甘心地嘟囔.
“唯一的办法把所有这样的人消灭,数量不会低于亿万级,那样的话,我们会有尊严地死去,但你还是不能保证我们后来人的进步.”
“我难道对你们不再有影响力了吗?”
“养蜂人只对养蜂人自己有意义,做你要做的,我们将做我们要做的.我们将在这个宇宙中生存下去,继续创造自己生命的意义.”
“不会有崇拜了?”火焰慢慢熄灭.
“不,没有了,你已经没有用了.”我踏过去,如我所见,我从梦中醒来了.

攀长城记

壬辰闲春,花开八方。是时也,海外高人唐范,大卫坡,携入津,食火锅,工新城,不亦乐乎。逢周末,唐云:津城已阅,何以消闲?对曰:京,百里之地,国之魁都,并有禁宫,长城,皇陵,或可一观。大喜,三人高铁西行。既顿,察翌日云驻风行,乃出行之象也,定约。
明日,北出京,至昌平八达岭。八达岭者,先祖毛氏登之,史志:无至长城,无以好汉,遂闻以好汉坡。高陵阔路,马龙车水,无复萧杀。城、山起伏,始足于山脚。越门,举目远张,山色青蔓,城覆暗灰,人海鲜丽,语沸声驰,延绵数里。询之:城长数里,何能为也?唐抚掌大笑:无欺。吾日晨起三更,行三十,乃德州高龄慢跑之亚冠也。汝能行否?与大卫并答:精壮之士,何以小坡难之?于是并行。
城或陡或缓,或上或下,或石板圆台,拾阶不得;或阶高亚膝,举步维坚。虽然,过二并四,现至顶蜿蜒,宛若眼前。唐疑之:高山之上,峻岭之北,何以筑高墙?答曰:人。又问:以人力之弱,何以至万里?答曰:众。唐然之。
继行,山崎城岖,几并手足,越六,见巨石,拦城腰断之。大卫悦:此非万里之末呼?笑之。摄数,下行辅路,又攀数百,至好汉坡。
是地,游众意稍歇,摩肩接踵间,或伫或摄,不可复行。于是观城内外,北坡险峻,南山又缓,火台之上,千里尽收,真乃守地。唐慨然:以国力之强,筑高城;以人力之强,延万里。此中国之盛也!默然,对曰:
呜呼!以吾知之:千年长城者,殆非国之盛之幸。始皇出一天下,以孟姜弱质,哭八百,身死国亡;汉武百战,方止贡岁;唐宗虽明,不敌内贼;五胡乱华,隳城千里;岳飞御敌,非命风波;三桂纳清,积弱百年。水火之中,城以何为?危城峻岭,一朝之失,为天下笑。国力之强,强于人心;人心之强,百城可待。闭关自守,井蛙之识;开门揖人,海纳卓见。此非中国之失乎?此非美利坚之盛乎?
唐深然之。
日西,宾主尽欢以归。

北京八达岭/十三陵一日自由行行程

验证可行,相比于旅行社一日游(需要4-5点起床,游览时间受限,中途要到各种买东西的商店),适合不想早起,期望自由选择,没车/被老板骂别在北京开车,又能走完八达岭/十三陵的中外游客。
1.9点起床(其实什么时候都行),坐出租/2号线/公交到德胜门
2.在德胜门下,选择919或者886/7/8(就是直达八达岭的快速公交车,票价为12元为正品且质量保证)。这个队伍很长,从桥一头拍到桥另一头下,但无需害怕,基本10分钟左右就能上车,有座位
3.大概1小时左右到,沿途可以观赏居庸关等景色。919在前山,88*系列到后山,一个有索道,一个有缆车,均强烈不推荐,长城还是要爬的。
4.票价45,如果几人同行就不需要讲解机了。从出发点,向北共经过8个烽火台即可到好汉坡。我们一个每天跑30公里的老头,两个壮小伙,大概爬了1个半小时到顶。好汉坡上无好汉碑,如需观赏请到南一号台。
5.下山可以坐坐索道,有点像过山车。票价30
6.出来可修整,吃喝。出熊园有人招呼去十三陵,如无老外,基本是一人20,坐小面包车,可以和车上同行的商量去哪里。有老外(被司机发现有老外就不载你了)或者想单独行动的话,100左右可以坐黑出租,或者150包两三个主要景点。
7.十三陵基本半个到一个小时一个景点,如果9点起床的话看两三个就基本到5/6点了,出来有872(经过几个主要的陵园和昌平,直达德胜门),9元左右,基本一个多小时,7点之前回到城内。然后交通就方便了。
花费总计21(公交)加黑车(20或4/50)一人,三个总计也大大低于出租(包)600的价格,而且不受旅行社的制约。因此本线路深受中内外游客的喜爱。

2012 新年贺辞

少年游·龙年

浮生易老,薄酒初调,冬雪载梅早;香兰未廖,琴应瑟和,与君付谈笑。
鸿雁蹉跎韶光少,行歌醉今朝;明日凤舞龙飞去,游九霄、弄风潮

在Thinkpad(如T系列)上建立虚拟AP Tips

有很多帖子介绍如何在windows xp/7上建立一个虚拟的wifi AP来帮助其他电脑连接网络(呃,事实上,我现在就在这样做)。典型的场景是:酒店或者机场,仅有一个有效的因特网连接(比如有线,或者3G),有复数个电脑/手持设备没有网络可用。这个时候,让一台电脑连上网,然后使用它作为一个虚拟热点,让其他设备获得无线网络连接。很有效,这里仅仅对Thinkpad(我使用的是T420,相信T60/61/400/410等有类似情况),并且预装和使用Access Connections有几个tips。
1. windows7上面如果使用console命令,请用管理员模式启动cmd
2. 命令很简单,两段式:
a. 设置
netsh wlan set hostednetwork mode=allow ssid=YourSSID key=YourPassword
b. 命令启动基站功能
netsh wlan start hostednetwork
3. 在使用命令行之后,出现 
无法启动承载网络,组或资源的状态不是执行请求操作的正确状态
请更新无线网卡驱动(T系列都似乎使用intel系列),并启动无线(在控制面板网络和 Internet网络连接下,无线连接不能处于被禁用状态)
此后,如果出现 
无法启动承载网络。 连到系统上的设备没有发挥作用。
请观察一下机子上的那个无线灯,如果它是暗的,启动Access Connections,在工具-》全局设置-》网络中,取消“在不活动状态下,允许关闭无线通信”

Happy sharing!

谨以此篇纪念我被这个所赐白白浪费的45分钟。
PS:还记得performance tuning的指针第0条吗?“如果没有必要,别去做tuning。”嗯嗯。

说的好,但毫无意义 ——驳韩寒之革命论

韩寒是我所敬重的人,亦为吾等80后之代表人物。仅此次言论,不得让闻者丧气听者胸闷,不得不多言几句。
革命变革之争,由来已久,也几乎已有定论:温和变革几乎必然佳于社会动荡之激烈革命,远有光荣革命,近有台湾变革。然而,问题不在于此——如果变革不能及时发生,强大的高压锅未必能顶得住柔弱无形之蒸汽;如果变革不能解决问题,那么革命就会变成替代品;如果相对温和的天鹅绒革命不能被引导,那么以暴易暴的革命就会露出带血的牙齿。而哀叹,愤世嫉俗,或者祈祷,都不能对这个过程产生影响——这个正就是韩寒两篇文章所做的。
我虽然必须承认韩寒文中对中国社会现实的观察的某些观点,但是有几点需要深入地考察:
第一,   人民的智商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每一代人的想法都几乎完全不同——观察一下70年代和80年代甚至90后的打工者就可以得出结论,他们对生活的需求已经完全不同了;
第二,   关键是,民智往往是在快速变革/革命中才能最快增长,看看20年前曾被我们嘲笑的打架的台湾政坛(他们好像还在打)和现在被我们所向往赞颂的台湾大选辩论;顺便说一句,变革和革命的英雄也只会在这样的舞台上才会出现,担心毫无意义,在饱受痛苦之后,希特勒和毛式领袖也不会再次被多数人所接受;
第三,   Party内部亦不是铁板一块,党内民主的泡沫破灭之后,基层党员还有多少凝聚力?不要用以亿为单位来形容一个群体,相信我,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定义和划分这样的群体;至于全民选举下的贿选更是一个冷笑话,如果可以,我情愿它发生,然后看看每两年或者四年一次的贿选会坚持多久就会变成俄罗斯;
第四,   即使最悲剧的情况下,我也相信中国也绝对不会发生军阀混战,因为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利益取向可以驱使人长时间地摆弄武器而不是票子,划江而治或者区域自治倒是有可能,大政府已经过时了,联邦或者邦联说实话是很好的结局,
第五,   墙头草立场论,我十分同意对权力和影响力的平衡,然而,平衡不等于无条件的随风或者逆风摆动——不应该是不相信任何观点或者主张,而是对任何主张的深入讨论和扬弃;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平衡的不是观点,而是活生生的代表各自利益的群体,当然,利益群体常常是互相交错的
    变革不会自己到来,而革命不会等待——它不会等到你“放心”地革命,才会到来;也不是韩寒或者任何人恐吓越来越缩小的中产阶级以革命之恐怖前景,它就不会到来。在中国失去的十年之后,在社会矛盾激励冲突之时,我们需要的不是调和的论调,贬低民智之举;不是轻佻的笑话,对国民劣根性的嘲笑;不是简单地对历史的检讨和对未来的恐惧:我们所需要的是某些重要问题上的团结,理智的思考和实践,我们的知识分子阶层——如果它还存在的话——所需要的是对社会变革或者革命的设计所展开的思考和讨论。
    而这场争论,是不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