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搬家

终于把blog搬了一个家。幸好不喜宣传,读者寥寥,评论也就不用移动了。blogspot的迁移工具不怎么样,atom.xml无法导入,于是也懒得找API写程序,手动做了,顺便读读以前的陋作,也颇有趣味:鄙人还是有点文学功底的 😀
其实微薄在技术上和博客实在相差不远,当年博客当微薄用的人也很多,只不过和移动设备相结合,访问量一下子就上去了,自然红火得很。虽然,我还是读读长篇大论,70个字写写段子还可以,真要探讨思想,那就像晒干的西瓜。
呼,休息休息。

逆-养蜂人

7年前的作品,浙江大学第二届”幻宇”杯科幻创作大赛,《逆-养蜂人》@purefire 获得二等奖(一等奖空缺)。
“此次大赛由著名科幻作家赵海虹携浙江省科幻创作研究所专家审稿,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参与大赛 三甲终审“

这也算是我至今最高的文学成就了 ;D
——————————–
(对王晋康的科幻小说<<养蜂人>>的再思考)
我似乎来到了一个黑暗之处,星光在亿万光年之外闪烁,不远处是一团圆形的白色火焰.
“你好,”白色火焰发出了声音,”我是上帝.”
“嗯,”我突然觉得这很有趣,”上帝,是基督,还是养蜂人?”
“养蜂人.”白色的火焰掠过了一丝狡黠.
“这么说,那是真的.”
“是的,真的.”
我摇摇头,”你不该唤醒蜜蜂.”
“有时候是,我想更好地估计测量你们.”
“的确,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我苦笑道.
“是的,很有趣.”火焰向上串了一串,隐隐出现了一丝红色.
“原来你们也有欢乐的感觉吗?”我好奇地问,”我原以为观察者不需要感情.”
“某种意义上,虽然与你们的概念空间不同,智慧生命原来就具有一些共性.”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那么,唤醒我是为什么呢?”
“首先,理解.”
我点点头,”是的,我可以理解你的存在的可能性,但是我没有估计到你真的存在.”
“而且,唤醒你.”
“随机的?”
“你以为只有你具有理解力?”火焰微微抖动,似乎在嘲笑,”在我看来,你们当中很多都是一样的.”
“看来我不但要感谢理解,还要感谢运气.”我不得不再次苦笑.
“很好,”火焰继续平稳运行,”我好奇的是你居然还比较平静.”
“为什么会不平静?”
“你似乎比我想象得更无知,想想:我在观察你,你对此毫无办法.”
“没错,不过这并非不可忍受,”我抱胸而立,”我不会自杀.”
“也许我选错了人,”火焰突然有点不耐烦,”也许你根本不理解,也许你没有自尊心.”
“我理解,”我笑笑,”但是养蜂人并不操纵一切,某种意义上终究我们是自由选择的,对这一点,我很自豪.”
“我可以立即消灭你,”火焰一字一顿地说.
“我可能在任何意外中消失.”
“我甚至可以立即消灭整个人类.”
“作为一个观察者,这是不智的行为.”我毫不示弱,”而且,正如养蜂人那样,一个智慧生命的行为后面是你的动机.作为一个高等智慧者,你不理智的威胁没有意义,令人可笑.”
“如果我认为人类的历史应该终结了呢?”
“那么你不会唤醒我,”我顿了一顿,”养蜂人和蜜蜂的关系,是互补的.你也需要我们.如果我没猜错,你操纵,但你无法掌握一切. “
“也许不是,我在控制你们的一切思想.”火焰发出斯斯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我摇摇头:”显然不是,你不和你自己对话,就像现在.我们不是你的一部分.如果你控制一切,我们就是你,你就是我们,这对话和一切对立就不存在了.”
火焰发出近似哈哈的声音:”人类啊,你们的智慧超出我的想象.可是显然你们不能阻止我对你们进行处罚.”
“的确,你强大,但是强大并不能消灭弱者的自信和有所作为,直到他们被彻底消灭,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会为他们的存在过而骄傲. “
“活在我的力量之下是有趣的. “火焰重新变成纯白色.
“不,不是你的力量之下, “我扬起头, “在我们这里有那么可爱的世界,有小鸟在天空飞翔,有森林大地成长,鱼儿在海中跳跃,有星空在头顶照耀. “
“这是幻象,”火焰恶意地说, “我可以让他们都消失.”
“也许,但是你永远不能抹杀人们心中对智慧的渴求,这才是人类的最核心的东西. “
“像苦行僧那样? “
“不,比如我喜欢美食,风景,和一切欢乐.”
“你是一个享乐主义者.”
“某种意义上是的. “
“但是你居然思考.”
思考是最美妙的享受.”
“但是人类会受环境的影响. “
“是的,不过,人类也能适应环境.”
“在恶劣的条件下,人类也能乐观吗? “
“当然,这是从心中产生的自豪感. “
火焰陷入沉默.
“这还不是一切.”我继续说,”我怀疑你的能力.从我们的观点看,宇宙并非是你的天下.考虑一下,如果你是存在的,你不能忘记外层的养蜂人.”
过了片刻,火焰承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还有,第二定律.”我追问到.
“那不是我的错.”火焰突然有些气馁,”如果你是对的,也许这是外层的系统错误.”
“你终究并非无所不能,”我说. “你甚至不能阻止你自己的毁灭. “
“不过,我能让你们的信仰崩溃,我要宣布这一切真相.你们的上帝不是善的,宇宙没有目的,没有惩恶扬善的神,你们将陷入无信仰的深渊,人间将成为享乐和堕落的地狱.”火焰突然有些发怒的样子.
“太晚了,”我再次摇摇头,”太晚了,如果在中世纪,上帝的崩溃会影响到一切,但是现在不是了.人类已经超越了幼年时期,人类自己组织了自己,用信用,契约和新的信仰.”
“新的信仰已经出现了吗? “
“是的,宣称自己对自己负责,正视自己的缺陷,自己创造自己.宣布真相的结果将是,像我们今天的对话将一次次出现,甚至更深刻”
“人类已经到达这个地步了吗?你们有自己不可逾越的缺陷,贪婪,自私,不理智,你们的欲望会毁灭你们自己,正如我观察到的.”
“是的,但是我们也有情感,有同情心,有善良和无私,有初步的理性,如果这是你创造的,我感谢你. “
“你们的情感是你们懦弱和痛苦的来源.”
“但是也是全部欢乐的来源,有理性所不能达到的东西.”
“你们不再相信造物主了? “
“是的,相信上帝的人不再狂热,人文和科学的进步让许多人相信,除了自己,没有什么救世主.即使你存在,对我们的信念影响不大,你不是操纵一切的主.我们不祈求你,除非是这样的平等对话.”
“可是有人会自杀,”火焰迟疑道,”也许消灭了你,就不会有人来宣传这种思想,思想界的崩溃意味着世界末日的来临,尽管会有人会像没有思想的动物一样苟延残喘.”
“你太低估生命的顽强了,”我靠近它,”你也说过,思想深刻者比比皆是.”
“持悲观论调者更多.”火焰不如刚才那么灿烂了,但仍争论道.
“人类的恐惧来自恐惧本身,如果这的确是事实的真相,也会让我们更加相信自己,我们将更关注自己的生活质量.”
“也许我能找到办法,我能制造恐怖.”火焰不甘心地嘟囔.
“唯一的办法把所有这样的人消灭,数量不会低于亿万级,那样的话,我们会有尊严地死去,但你还是不能保证我们后来人的进步.”
“我难道对你们不再有影响力了吗?”
“养蜂人只对养蜂人自己有意义,做你要做的,我们将做我们要做的.我们将在这个宇宙中生存下去,继续创造自己生命的意义.”
“不会有崇拜了?”火焰慢慢熄灭.
“不,没有了,你已经没有用了.”我踏过去,如我所见,我从梦中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