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囊旧物:归来

                                     

这个被抛弃的流浪者
    终于战胜了时间
  秋之红叶
      冬的白雪
  谁留下了这首诗
      好让我们歌唱
          然后醉成林间的鸟鸣
      任凭世界流逝在身边

有什么
    比孤独更加丰富
又有什么
    比得上一个真实的拥抱

责任与热爱

我已经从左派变成了自由主义者,但是我却无法背叛一些核心的东西。

———————–                        

责任?不,那是热爱。
前几天考完一门试,想起还有点活没干完,于是跑去上班,刚进门师兄问我:工资领了没有?我摇摇头,呵呵,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于是跑到财务室领钱,一看表 上面少了几十元钱,再看看,原来是交个税了,心中不禁窃喜:我也交所得税了,不怕脸红了说,我也开始用劳动为这个国家做点贡献了*^___^*
回过头来想想,这个惊喜估计会被人骂:) 不过的确,不是每个人的喜悦都是一样的吧,我不敢说那种更好,就好像我们从来不能断定,某种生活方式会比另外一种更好那样,无论如何,我们只是在享受自己的感受罢了。
只是有那些事物,那些人,我们所热爱的东西,我们会为它的成长而欢乐,会为它的挫折而难过;我们为之付出的时候,我们感到自豪;因为我们的努力而使它变得更好的时候,我们会感到骄傲。有人把这种感觉称为责任,也有人把它称作道德感,也许他们都错了。
小孩子和大人的区别是什么?有人说,有了责任感,就变成大人了。很沉重,也许也很有意义,只是,不要忘记了责任后面的东西。什么是责任的来源?是世俗约 定?礼仪?法律?还是其他的更深刻的东西?其实这些都是吧,作为一种社会的动物,人总还不能超越这个范围。只是,我们不得不问,约定是如何产生的?礼仪可 有背后的含义?法律的公正对任何一个人都如此吗?
西方注重社会契约,认为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有一种契约,人可以享受契约上的利益,也必须履行对别人对社会的义务和责任;东方社会讲究人与人之间的诚 信,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缺少约束的条件下,这种诚信的失落。但是不要忘记东方这种自为的诚信背后的东西——那是一种对人生的热爱,对自己的尊重,对他 人的信赖感,没有了这些东西,像诚信、责任只能依靠更加具体化的东西来维持:利益。这就是经济学分析盛行的本质原因:所谓理性人,就必然趋利避害。
责任感可以这样得到:一个人在社会中生存,他环顾四方,发现社会广阔,充满诱惑,但是许多有形的无形的规则笼罩在他身上,以很明显的方式向他表明,如果他 遵守现有的规则,他的利益可以在现行体制下最大化;一旦他违反,他的利益从长远来看将受到损害。他的信誉、品格是其在社会中生存的最大保障,自私自利就不 会有什么好结果。理性人很容易就得出结论:无论他有怎样的想法,他最好的选择莫过于担负这种责任,以期利益最大化。如果这样的体制存在,使盗无可盗,窃无 所窃,有歹意的人也不得不从善如流。从这个角度来看,”制度决定一切”几乎没有任何的纰漏。
我不知道这样的制度能不能找到,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比较完善的制度化社会要比人治的社会从平均上完美。但是,制度类似于一种社会进化的达尔文法 则。自然的进化淘汰法则从某种程度上说,有低级被高级淘汰的必然趋势;而社会的制度并不必然,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比比皆是,即使是有些不得不进行的或者受 广泛欢迎的制度,比如计划生育,比如市场化。
那么重新来定义”理性人”的价值取向,我们还可以得到另外一种责任。一个人在社会中生存,他环顾四方,发现社会广阔,有让他感动的人和事,有他向往、热爱 的生活,有他值得为之奋斗的未来,有他值得思考的寓意,有他还未能认识的博大深远的知识和思想,有他可以感受独特的趣味和智慧。那么他唯一可以做和将要做 的,不过是追求这种幸福感,这个时候责任出现了,他不能为挫折而气馁,不会为伤悲而长久停滞,他将学会超越而达到更深刻的生活层面之上,”利益最大化”, 利益已经不单单是狭隘的利益了,理性人也超越了理性人,假如这还是经济学分析的话。
从这个角度来看责任,它不过是热爱的外在而已。现在我们回到东方式观念了。礼仪不过是一种尊敬,习俗是一种热闹的游戏,从人与人之间的温馨之中寻找乐趣, 而责任,即使是”天下匹夫”那种观念,也只是一种另外一种热爱。责任来自热爱,从更深的层面上它回到了热爱。让责任回归热爱,不是害怕沉重,而是为了它从 自在变成自为。
所以不要说我们的付出有多少成了贪官污吏存折上的数字,多少变成了税务所里的年货,因为我还可以计算出,有多少会变成大坝上的砖,有多少变成高速公路上的 水泥,有多少变成了山里孩子的书页,有多少会变成保卫碧海蓝天的铁鹰——你知道,无论多么痛恨腐败,有些事,我们还是会一心一意地做。
为什么要瞻养长辈,是冷冰冰的责任吗?不,是热爱,热爱他们如同自己的生命;为什么要照顾自己的兄弟?是因为有什么命令吗,不,是热爱,爱他们像爱护自己 的眼睛和手足;为什么要保护自己的朋友,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吗,不,是热爱, 热爱他们聪明,热情,快乐如自己一样;对这个社会负有责任吗?不,不完全是,那是热爱。
热爱又是什么呢?它不完全是一种激情,尽管每个人定义的激情都有所不同,我不认为激情就一定短暂;它也完全是理智——从本质上说,理智是一种很简单的东 西,冷静,若即若离,加上一点点知识,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然而热爱远比理智深刻得多,它是一种经历的综合,是许多感受的叠加,是的,还有理性,那是人类 对世界的理解和深化,它甚至包含了性格和知识结构,不同的性格和知识结构决定了一些范围,一些方法。正是这种复杂的结构,决定了热爱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决 定它的丰富和多彩。
也许责任这一个词将会见证人类的历史——低级的阶段上,依靠它来维持社会秩序,在更高的层次上,他将被热爱之心取代,作为通向大同社会路上的一个里程碑。
到我们最初的问题,什么让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是所谓的责任吗?是那些无奈吗?是幼稚变成了世故吗?不,如果是这样,那么让我像blood的说的那样 “like a child,and die young!”,因为对一些人来说,长大不过是感受到了不同角度的世界,因此从自己的小屋子里走出来,要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了,让他的心,被更大的热爱所填 充。
为什么思考?
因为热爱。